中国实木门网-中国木门网上招商首选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木门新闻 » 木门知识 » 正文

中国古建筑木门窗文化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7-05-30  作者:楼庆西  浏览次数:31
核心提示:以木构架为结构体系的中国古代建筑,充分发挥和应用木材质地轻、强度高、弹性好、纹理美的优点,制成建筑的梁架、立柱与门窗,这
 以木构架为结构体系的中国古代建筑,充分发挥和应用木材质地轻、强度高、弹性好、纹理美的优点,制成建筑的梁架、立柱与门窗,这些构件在制作加工中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美的和艺术的处理,从而使自然的木材具有了美的形式,形成为一种在建筑上的木文化,其中门窗由于所处部位的显著而成为表现木文化的重要部分。 
  建筑,除纪念碑等一些特殊的类型之外,都有门和窗。门,供人出入建筑;窗,用于室内通气和采光。两千多年以前的老子在他所著的《道德经》里说:“凿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户即门,牖即窗。在中国,两千气前的地面建筑没有留存下来,但我们从汉代地下墓室中出土的明器上可以看到当时的建筑形象,在这些不大的建筑模型上给我们提供了门、窗的式样,在窗上已经有用木条组成的直条、交叉、斜方等形式的窗格。 
  唐朝是我国封建社会前期发展的高峰,从文献记载和已经发掘的遗址都可以证明,这时期的建筑不仅规模巨大,而且气势宏伟,但遗憾的是留存至今的实物只有少数几座寺庙殿堂了。在这些佛殿上可以见到板门和直棂窗。在没有玻璃用在建筑上之前,只能用纸或绸、纱之类的织品贴糊在这些密集的直棂和方格上以避风雨和防寒署。 
  宋朝的建筑留存至今的比唐朝多。宋朝廷颁行的《营造法式》是一部官定的有关建筑设计与施工的专著,在这部著作里专门列举了各种门窗的式样、做法并附有图样。从这些记载和建筑实例中可以见到,当时的门窗不仅有了多种样式,而且还有了装饰,门窗上出现了用木棂条组成的各式花纹。明、清两朝的建筑留存至今的数量大,类型多,它们给今人展示了当时门窗的大量实例。这些门窗形式多样,丰富多彩,宫殿、坛庙门窗的精致华丽,文人园林建筑门窗的清秀雅致,乡土建筑门窗的生动活泼,使原来单纯实用的门窗成了建筑装饰的重点,成了表现人文内涵的重要部位,构成为一种特殊的木文化。本文以明、清时期木门窗为例,向人们展示并阐述这种木文化。 
  木窗的文化 
  一幢建筑对外的门窗常见的有板门、格扇、风门、槛窗、支摘窗、横披等式样,其中以格扇最常见。 
  格扇的基本形状是用木料制成门框,木框内分为三部分,上为格心,这是用来采光与通风的主要部分,所以用木棂条组成格网,用纸与纺织品贴糊以避风雨。下为裙板,两者之间为绦环板,因为绦环板接近人的视线,所以多在上面附有木雕装饰。在宫殿、寺庙等大型殿堂上,往往在正面所有立柱之间全部安装这类格扇门。两柱之间的下半段砌砖墙,墙上安格扇,则成为格扇窗,它只有格扇上部的格心与绦环板部分。 
  在大多数住宅和一般建筑上用格扇门、窗的不多,它们多用板门和单扇或双扇的木窗,窗的外形有长方、正方、圆形、多角形等等,窗上都有各种形式的木棂格,组成为丰富多彩的极富装饰效果的门窗系列。 
  木门窗的装饰 
  建筑装饰的产生皆源于对建筑构件在形态上进行了美的加工,木门窗装饰也是如此。门窗上的木棂条本为贴糊纸张、织品的构件,将它们组成花纹就成了装饰;格扇上的裙板、绦环板本为填充门窗木框的木板,在上面附以线脚或花纹也成为装饰。 
  (一)装饰的内容 
  任何艺术,就其内容而言,都离不开那个时代的社会生活,不能不带有那个地域、民族的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的印迹,建筑装饰也不例外。在中国古代数千年传统的儒家思想成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统治意识,忠、孝、仁、义成了社会的道德标准;福、禄、寿、喜,招财进宝,喜庆吉祥成了人们的理想追求。古代无数的小说、戏曲、诗歌、绘画都时刻地在传颂这种时代精神与理念,建筑上反映与传播思想内涵的主要手段的建筑装饰当然也不例外。但是建筑装饰毕竟与戏曲、绘画、雕刻不同,它所处的部位必然受到建筑形态的限制,它的形体与大小也得服从建筑构件的原状,这就决定了通过建筑装饰表达某一种意识与理念,必然需要应用象征与比拟的手段,也就是说,在装饰中无论应用动物、植物或其他器物,多尽量选择那些有特定代表意义的形象。龙与凤象征封建帝王和皇后,自然也象征着高贵;狮子为兽中之王,性凶猛,象征着威武与力量;鹿,性温驯,又与“禄”同音;鱼,多仔,繁殖力强,象征多子多福,又与“余”同音,有富裕之意,多福多禄多寿皆人之所求。蝙蝠虽然终日不见阳光,只在夜间出没,其形其色也都不美,但蝙蝠与“遍福”谐音,所以它与鹿、鱼都常在装饰中出现。植物中的莲荷,其根为藕,长在污泥中,节节生长,质脆而能穿坚,荷花洁净,出污泥而不染,所以荷自根、叶到花、果,不但形象美,在医、食两方面皆可用,而且还包含着人生哲理。青松傲然挺立,临冬不凋;翠竹四季常青,腹空而有节;腊梅能于雪中怒放。因此松、竹、梅被称为岁寒三友,成为古代文人的人格楷模。牡丹花叶茂盛,花色艳丽不俗,成为花中之王,象征着富贵。器物也一样,文房四宝象征着文人仕途;在瓶中插几枝四季花朵,借谐音象征着“四季平安”;瓶中插谷穗,象征“岁岁平安”。如此等等,在建筑有限的装饰面积里,采用少量的动植物和器物形象表现了人们的理念与意识。 
  建筑装饰的另一特点是大面积的连续性。一座殿堂立面上的格扇门窗不是一扇两扇而且充满了柱间,左右相连一大片,在多数情况下,每一扇格扇上的装饰花纹都是相同或者近似的。为取得视觉上的统一与制作方便,装饰中所采用的动植物或器物形象多被简化与程式化了。神龙被简化,仅龙头保持原形,龙身龙尾都变为植物草叶纹或者拐子纹了;荷的形象被程式化为简单的荷花瓣了;象征文人生活追求的琴、棋、书、画也在写实的基础上被规范为固定的形式了。可以说,在大量门窗的装饰里,所见到的都是这些既有一定的象征意义,又被简化或程式化了的各种动植物以及器物的形象。 
  但是在有些门窗装饰里,也出现了相当写实的形象与内容,例如,在格扇的绦环板和一些单座木窗的下段。这些部分一是最接近人的视点,二是不需要有采光与通气功能,所以在这些并不很大的木板上,可以用完整的雕刻或绘画进行装饰。一块绦环板可以雕刻成一幅戏曲的场面,有人物、建筑、背景环境,有情节内容。有时在整开间的多扇格扇上,左右并列的绦环板,可以表现出系列的传统故事与戏曲场面。
 (二)装饰的手段 
  装饰的手段表现在几个方面,一为门窗整体的形式,包括它们的外形和立面上的分割构成;二为采用的装饰技艺;三为色彩的敷设。 
  门窗的外形既决定于建筑实际功能的需要,房屋大,门窗相对也要大;又决定于建筑整体造型,尤其是窗,面积相当的窗,其外形或方或长或圆,其比例或狭长或扁平,往往决定于建筑立面的造型需要。门窗立面可以作形式多样的分割,有等距离平均分割的,有上下分为不相等的两部分的,有的窗中心部分能开启,四周用花格环围的等等。这种分割在不违背门窗实际功能的前题下,也是一种造型装饰的手段。 
  装饰所采用的技艺,由于门窗皆为木制,所以依附在门窗上的装饰也以木雕为主要手段。以常见的格扇为例,上段格心部分,以木棂条组成花纹为主要手段,花纹的粗细与复杂程度依建筑的性质与讲究程度而定,有的更在格网中嵌入小幅的绘画或雕刻,在格网间饰以小块雕花,使格心更富表现力。紫禁城内几座主要宫殿的格扇,其格心部分都是由菱花组成。这是由两根或者三根木棂相交并在相交处附加花瓣而成为放射状的菱花。二棂相交者称“双交四椀菱花”;三棂相交者称“三交六椀菱花”。在紫禁城的建筑群体中,凡用三交六椀菱花的窗属最高等级,次者为双交四椀棱花,往下依次为斜方格、正方格、长条形等等,这样的处理,既体现了封建礼制的等级分明,又在视觉上保持了整体的统一性。绦环板上的雕刻装饰,所用手法既有透雕、深雕,又有浅雕、线雕,也有贴雕,当然还有不少是几种雕刻手法混用的。一组有人物有情节的场面,往往同时用透雕、深浅浮雕几种手法,以便于表现主体人物、次要人物、建筑、背景的相互关系,使画面更富有层次,更具有真实感。在更为讲究的宫殿建筑上,不但用贵重的楠木、紫檀木、花梨木制作门窗,而且还把许多精细的传统工艺应用到装饰中来。用金色银色的嵌丝,用景泰蓝、珐琅、玉雕镶嵌在局部花饰节点上,把绣有花饰的透纱、绢画用在格心的局部,使门窗更显高贵华丽。不过这类装饰多用在室内的门窗之上,以利保护与维持它们的长期装饰效果。门窗的色彩,由于保护木材的需要,在木门窗外表多上油漆,多数为上下前后油同一颜色,或者只在表面涂透明清漆,露出木材本色,但宫殿、寺庙等大型殿堂的门窗仍采用多色彩的油漆作为装饰手段。在紫禁城主要宫殿建筑的门窗上,都遍用大红色,而在雕刻部分描以金色,组成富丽堂皇的装饰效果。 
  在一般比较讲究的建筑门窗上,对装饰雕刻部分喜欢施以彩色。以格扇为例,简单者,边框与格心、裙板、绦环板油两种不同色彩,取得色彩分明的大效果。复杂者,把雕刻装饰部分按主题施以不同色彩,红花、绿叶、棕色树干、白色的鸟;在有情节内容的整幅雕刻中,人物衣冠都细描出相异色彩,五彩缤纷,热闹异常;有的还把格心部分的花纹描以不同色彩,使其装饰效果更加突出;但不论如何花哨,格扇的边框都是同一色彩,以保持成片格扇在多样中又具有统一的大效果。在那些宫殿殿堂室内的讲究格扇上,色彩更为丰富,但这种丰富并不表现在多色彩的油漆上,而主要依靠木料、金属、珐琅、玉石、绢绸等不同材料本身的色彩与质地的组合,楠木、花梨、紫檀质地坚实又各具不同的天然颜色,翠色的玉石,镀金的铜片,加上色彩深沉的漆画,绢绸上的字画,和艳丽景泰蓝的局部镶嵌,组成为不同寻常的装饰效果。 
  经过如此多种多样装饰的门窗,有的已经逐渐减弱甚至丧失了原来的实际功能,房屋立柱之间成排的格扇门、格扇窗的格心部分为了增强装饰效果也不顾采光和通风的功能而充满了密集的各种各样的花饰;绦环板上雕刻出一幅幅由人物、动物、器物组成的画面。墙上的窗格也越来越密,花饰越来越多,甚至有的做成前后两层的花纹。有的在普通窗的外面又加了一层满面装饰的木窗,形同挂在窗上的花罩。这样的门窗已经成为陈列在屋檐下供人观赏的工艺屏幕。 
  木材制作成门窗,经过古代工艺匠的制作加工,成了一种木文化的工艺作品,在这些各种式样的门窗上我们既可以观赏到华贵的宫廷文化,清雅的文人士大夫文化,也可以见识到生动活泼的市井大众文化和乡土文化。正是由于木门窗所具有的这种文化特质,它们开始走出建筑的场所而进入更为广阔的领域。在五星级的宾馆,高档餐饮店都可以见到挂在墙上的门窗作为高雅的装饰品;并列的格扇也成为电视台专题节目的背景。如今,门窗与与垂花门、牌楼一样,它们原来都是古代建筑的一种类型和一种构件,现在都成了表现中国传统建筑文化的一种标志与符号。 
  作者简介 
  楼庆西,男,1930年生。195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留校任教至今,现为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楼庆西教授师从梁思成先生,早年任梁思成先生的助手,深得梁先生的学术真谛,长期从事中国建筑史的研究与教学工作。进入 80年代,楼先生对建筑的研究重点开始转移到了乡土建筑上,他的足迹遍布了全国各地,拍摄和挽救了一批乡土建筑。主要著作有:《中国宫殿建筑》、《中国建筑艺术全集·建筑装修与装饰》、《中国传统建筑装饰》、《中国建筑的门文化》、《建筑摄影》(高等学校教材)、《凝视——楼庆西建筑摄影集》、《中国古建筑二十讲》、《中国小品建筑十讲》等。 
  (来源:国际木文化学会)
 
 
[ 木门新闻搜索 ]  [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木门新闻
点击排行
赣ICP备13007224号